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远去的背影

见证 难以忘却的岁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一个老铁道兵的平凡故事 作者苏 莉  

2013-08-26 14:37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铁道兵十师宣传队战友博客网页《一个老铁道兵的平凡故事 作者苏 莉》

   一个老铁道兵的平凡故事
   □ 苏   莉

 

    我的父亲是共和国的同龄人,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铁道兵。
  1969年,江苏省灌南县和水村,20岁的父亲在村大队帮忙,因文革耽误了学业、只读完高中二年级的父亲算是村里的高材生,很受大队书记赏识。那年4月,铁道兵来县上征兵,这是父亲面临人生的第一次重大选择。面对大队书记的反复劝说,最终父亲还是选择了当兵,在他年轻的心里,当兵是件非常光荣而又神圣的事情。当他穿着绿军装踏出村口的那一刻,就从未为这个选择后悔过。
  在铁道兵的大熔炉里,父亲得到了彻底的锻炼。从一开始觉得可以毫无顾忌地吃饱饭就是一件比较幸福的事,到成长为一名忠诚于党、忠诚于人民的合格铁道兵战士,从思想上历练了质的升华。那个年代的条件是艰苦的,逢山凿路、遇水架桥,许多作业都没有机械装备,全凭人背肩扛。修建太岚铁路时,为抢工期,父亲曾在隧道里三天三夜没出洞;炎炎烈日下,推着装满渣土的小车来回奔波,也曾让他晒得后背脱皮。但他从未觉得苦,那份为祖国筑路事业献身的革命豪情让他激情四射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:让祖国的交通大动脉四通八达,让铁路延伸、延伸……
  后来,父亲提了干,在铁四师十七团任助理员。部队驻扎在唐山郊外,1976年7月28日,我的父亲和他的铁四师十七团,一起经历了一场人间劫难。凌晨3时40分左右,惊天动地的倒塌排山倒海般而来,父亲是幸运的,在被床头和写字台挡住的楼板下躲过一劫。在死亡面前,所有的一切都很脆弱。在地狱般的一小时过后,父亲克制着最初的战栗和恐慌,投入到了营救工作中。他徒手扒出来七个人,其中五个被救活。直到救援人员来,他仍在那儿挖着,他的膝盖和断了指甲的十指早已血肉模糊,但这些丝毫不影响他营救战友的迫切心情,那些和他朝夕相处、同甘共苦的战友还在废墟下期盼……经此磨难后,父亲对他部队的感情更深了,那些在地震中劫后余生的家乡战友,每年会在7月28日相会。听母亲说,父亲从当兵到转业后得过的奖章、奖状很多,但他格外珍惜其中一张——“唐山地震救援二等功臣”,我见过那张奖状,很黄了,和五角星、肩章一起,放在一个军用书包里。
  1984年,父亲响应党的号召,脱下了绿军装,从一名铁道兵转变成了筑路者。经过最初的阵痛,父辈们终于迎来了光辉的黎明。修建大京九、挑战朔黄线,父亲又像当年当兵时一样,豪情满怀地奔赴一个又一个战场。
  那时我们在山东泰安有了一个家,不足50平米的两室一厅的单元房,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,生活水平也不算高。但父亲用他的节俭与勤劳让这个小家格外温暖。父亲经常说,如果他不当兵,会是个很好的木匠。他把这一才能在家里尽情发挥,利用短暂的休假时间,用旧木料作了一些凳子、鞋柜、书橱等小家具,虽不精致,却相当实用。父亲很少在家,但每次回家都像变戏法一样,从包里掏出漂亮衣服、学习用具、小摆设等物品,常常让我跟妹妹欣喜若狂。可是他为了省钱,来回坐车从不舍得买东西吃,经常在路上饿着肚子。他的衣服大部分是单位发的,好多洗得发黄变薄了也舍不得扔。
  人性可以是极其善良,也可以是极其残忍,向善向恶往往就在一念之间。进入90年代,许多人改变了自己的初衷,也有的人迷失了方向。但我的父亲在铁道兵的大熔炉里锤炼了一付钢筋铁骨,经受住了市场经济大潮的考验,始终坚守着自己的阵地和立场。父亲从事了一辈子物资工作,经常经手千万元的材料款项,曾有人提着现金让父亲购买他质量不过关的材料,父亲连钱带人一块轰出了门;有人以各种诱惑来开导:“趁着手中有权,能捞点就捞点。”父亲这样回答:“我是一名铁道兵,是党和人民培养了我,如同再生父母,我不能作对不起父母昧良心的事。”
  1993年,父亲在山东德州丁庄水库工地。6月的一天,他进城采购物资,在百货大楼门口,看到一个五六岁模样的小男孩在哭,他上前询问:“怎么了,小家伙?”原来小男孩和妈妈走散了,找不着妈妈了。就在父亲劝慰的时候,过来一个中年妇女抱起孩子就走,可孩子仍在嚎淘大哭,父亲越看越不对劲儿,哪有见孩子哭问都不问的亲妈。他上前阻拦,那个妇女恶狠狠地瞪了父亲一眼,不说话却小跑了起来。父亲知道孩子遇上坏人了,大步流星地追上那个妇女,从她怀里抢过孩子。这时从旁边靠拢来三五个大汉,看来是一伙的。那个妇女喝道:“把孩子放下,你可以走。”父亲没有多想,把孩子紧抱在怀里,瞅准一个空,闪进了百货大楼内,借着人多躲避着后面的“追兵”。在一个柜台后,父亲把孩子交给一个年长的售货员,讲述了事情的大致经过。那位售货员拨打了报警电话,并指给父亲一个通往后门的小道,这才躲过那伙人。事后我问父亲当时怕不怕,父亲说道:“怕,当然怕,我都四十好几的人了,他们一群壮小伙儿,打是肯定打不过的。”“那你还管?”“那当然得管,我就看不惯那帮坏蛋嚣张的样子。还有那个小男孩,真要落在坏人手里,他家人还不急疯了!”
  这就是我的父亲,平淡能坚守,包容而善良。从儿时起,他就常常教育我:要作一个对家庭负责任的人,要作一个对他人有爱心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单位:十四局集团二公司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